据说每年有35万人前往内华达光顾那里的妓女
发表时间:2012-11-10 15:33       www.usnyk.com       来源:纽约中文网

在留学领域从业这么多年,美国是我最常去的国家。美国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国家,除了高度发达的社会经济之外,它还是一个光怪陆离的自由世界。人和我们能够想到和想不到的情形都可能出现在那里,自由对于美国人而言,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甚至在实质上都有着千奇百怪的理解和诠释。摒弃那些我们不必接受和不能接受的,那里还是有很多值得留意的现象和独特的文化。

有人把内华达称为堕落天堂。说它是天堂,那是因为那里是娱乐和消遣休闲的好地方,想要的享受应有尽有;说它堕落是因为那里高度发达的娱乐休闲业背后有着许许多多复杂的元素,暴力、色情、吸毒和伴随着西部淘金积淀起来的沧桑历史交织成内华达独特的文化和社会风情。

在美国的时候看过一本书,讲的就是内华达合法的妓女世界和现在已经消失的一家曾经极有影响力的妓院以及内华达的妓女文化。据说每年有35万人前往内华达光顾那里的妓女。在美国其他州虽然以色情为主要格调的娱乐业都很发达,但在法律上都禁止妓院,而内华达是全美唯一承认妓院合法化的州。

据说内华达的妓院经营许可证很难申请,所以拿到合法执照的妓院生意十分火爆。久负盛名的“野马牧场”虽然现在已经销声匿迹,但在当初它曾是当地最有名的妓院,在那里有过内华达历史上最辉煌的记忆——无数好莱坞的大牌明星和当时的权贵政要以及商贾大亨都曾是那里的常客。

我们一向对妓女这个词讳莫如深,尽管现今连中学生都知道遍布中国街头巷尾的各种娱乐场所里面有些什么名堂。这个行业在中国其实算得上是最古老的职业领域,古来无数文人墨客都是烟花之地的常客,流传至今脍炙人口的许多诗词歌赋和动人的爱情传说也都与脂粉气大多有些关联。

但妓院和其中那些依靠青春谋求生存的女人们真实的生活和情感世界依然是大数人所不知道的。看了那一本关于内华达妓院的书我才知道,其实我们平常不屑于谈起或者极力避开的这个称谓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遥远,妓女也如普通人般,会吵架,会开心,希望有人疼爱。有人说活跃在内华达的年轻或年老的妓女跟其实跟商店的售货员没有什么分别,只不过她们卖的是青春和自己的身体,店员卖的是有形的商品罢了。

曾名动天下的“野马牧场”是当时内华达最有影响力的妓院。那里的妓女之间有着非常好的情谊,工作之余大多会在休息大厅聊天,分享一些小秘密,或者互相倾诉家长里短的琐碎事情。即便是偶尔发生一些争执什么的,也都比一般人更容易获得对方的理解和原谅,因为大家都是处于边缘的人,每个人都在强作笑颜用青春和尊严换取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

在内华达的妓院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据说不是妓女跟客人之间的那些幕后故事,而是两者之间的那种外人很难联系起来的深厚情谊。很多时候,一些常常光顾的客人并非为了寻求一夜之欢才来寻找妓女,他们更喜欢坐在一起同这里的熟悉的妓女聊聊天,喝喝酒。这种关系有些微妙和莫名,但的确存在着,而且不是绝无仅有。

妓院在内华州的合法地位源于传统。19世纪末淘金路热潮兴起的时候,内华达州与加州交接处有许多金银矿﹐来自全美乃至世界各地的淘金折怀着梦想来到这片不毛之地﹐在酷热和沙漠中冒险淘金。那些用生命做赌注的淘金者工作之余几乎没有什么事可做﹐于是喝酒赌博渐成风气,一些远道而来的流莺也闻风而动,把目光盯向了口袋里揣着真金白银的淘金者﹐久而出现了一些风月场所,并吸引更多女人前来,职业妓女便出现了,逐渐成为这片荒凉的不毛之地上的独特景致。内华达州并入美利坚联邦的时候﹐捎带手将合法的妓院带进了美国﹐从此内华达就有了全美唯一合法拥有色情场所的州。

内华达的妓院据说有两个通行的潜规则,第一条是各种门类的妓女应有尽有,只要客户有需求,就一定能提供相应的服务。正是因为这个有点量身定制味道的规则,内华达的妓院并非全是年轻漂亮的女人,60多岁的老妪照样能够成为顾客络绎不绝的招牌佳丽,因为有很多人就喜欢这样的女人。除此以外,妓院还未有着特殊癖好的顾客准备了一应俱全的特别类型,供人挑选。

还有一个条潜规则就是光顾妓院的人需要进行体检,确定没有性病才能成为最终的座上宾。也就是说,这条规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妓女和顾客的健康安全。最大可能地避免性病困扰,换来的不仅是客人和妓女的健康,还有这一产业的长久发展和稳定。在当地,妓女不仅要有执照,还要定期进行体检,在与顾客的接触中也需要遵守安全规范,保证安全。

疏导治水是古人的智慧,与人类本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的色情服务业在多数国家都被禁止但都存在着,中国人将色情服务业比较集中的区域称为红灯区,因为大多这样的场所总是霓虹闪闪。现在的人肯定不会对大大小小的马路边上那些透着暧昧的红色灯光的休闲中心不再陌生:暧昧的灯光,年轻的女人,露着穿着丝袜的大腿。我想这应该是大家心中不言而喻的场所了不管它挂着足疗或者发廊,又或者是洗浴中心的牌子。相对于内华达那个合理化的妓女世界,虽然同样经营着生意,同样人来人往,但无论是霓虹灯下招徕生意的女子还是在外旁观的民众,似乎都对这个职业羞于启齿,于是那个角落就成了社交应酬和男人们吃完喝完以后,大家纷纷相视一笑互相招呼着去放松休闲的场所。随后的必然结果就是性病蔓延。

妓女这个职业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球其他地方,由来已久。而且,大家心知肚明,它会在一定时期内存在下去。而禁止的政策同样是由来已久,但是屡禁屡不止。精神上,有宗教和伦理纲常来引导;现实中,有法律甚至酷刑来强制。但收效甚微,不过是逼着妓院和里面的人换了称谓而已,汤还是那个千年老汤。

最简单的市场经济的原理告诉我们,有市场是因为有需求,有需求自然有供应,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如果换个角度来看,合法化或者聚集区域的出现,至少一定程度上将零散的妓女行业化,进行了自觉不自觉的简单规范。无论是中国的红灯区,还是内华达的妓院,都要与我们的社会长期共存,而遮遮掩掩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在那个美国医生写的关于内华达妓院的书中,她将花六年时间调查和撰写的一份关于妓院的真实报告公布于众,这本身便是直面问题的勇气。即使一定时间内,美国妓院仍然会存在,但大家至少看到了妓女世界的真实情况。如果这些边缘问题遭受不公待遇,一定可以得到众人的关注。而中国多年以来遮遮掩掩,宁愿年年扫黄打非,也去不愿意去直面红灯区的世界,不愿思索它是如何运行,又为什么存在。于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后前行的路上,粉红的窗帘和暧昧的霓虹灯光很还会是一道长久相随的风景。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